• 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資訊

    永遠在路上

    時間:2020年11月1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蒲波
    0

    永遠在路上

    ——張小夫談多媒體交響樂套曲《梵天凈土》天津公演


    多媒體交響樂套曲《梵天凈土》天津首演,圖為演出《風馬旗》 

      張小夫曾經說,過去的他就是塊“大海綿” ;現在的他,依然是塊“大海綿” 。“大海綿”隱喻著吸納、積累、過濾和厚積薄發。

      近日,他耗費20余年心血、深耕細作的多媒體交響樂套曲《梵天凈土》在天津音樂廳公演。直到演出前一個小時,張小夫依然在忙碌地調試著現場效果。

      《梵天凈土》西藏三部曲是張小夫多次到西藏采風后積淀、創作的作品,他希望通過這三部不同樣貌的多媒體交響作品表達自己心目中的西藏,探索構建“中國元素”的電子音樂與人聲、器樂乃至交響樂隊的組合,在聲音空間和視覺空間的拓展上進行一系列具有革命性的探索。

      “這次演出,可以說是世界上有史以來演出難度最大的一次交響音樂會。 ”張小夫說,因為要將人聲、交響樂隊、視覺影像和電子音樂等不同領域的表現元素融合在一起,而且要保證演出不出事故,同步問題非常復雜。盡管演出前的磨合過程非常緊張,但演出的成功讓張小夫頗感欣慰:“演出一結束,就有觀眾圍過來,跟我交流想法。他們都是非常普通的觀眾,卻對這場多媒體交響樂演出表現出無比欣喜。很多觀眾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演出形式,非常震撼。 ”

      的確,這場在天津音樂廳的演出,讓專業或者非專業的觀眾都有著一些共同的感受。比如,如同身在“聲音仙境” ,沉浸式、全景聲的完美音響讓哪怕輕擊的打擊樂都清晰悅耳;在場的觀眾在觀演過程中非常安靜,有觀眾表示就好像只有自己在聽音樂會一樣,完全沒有其他雜音的干擾。

      然而,這樣的音響并不只是因為天津音樂廳獨特的空間優勢和聲響設計優勢。張小夫笑著揭秘道,這源于他第一次使用了三層多維音場設計,如此,人聲、交響樂和電子音樂的融合更加集中、有層次感和穿透力。“在整場演出中,我在總控制臺需要及時準確地掌控24個獨立聲道構成的多點聲音投射系統,不能有絲毫不妥或者閃失。我還需要提前知道在音樂廳的前排、后排、左邊、右邊和中間位置的觀眾都有怎樣的聽覺感受。這都是排演期間的難點。 ”張小夫說。

      張小夫多媒體交響樂套曲《梵天凈土》包括《諾日朗》 《風馬旗》 《雅魯藏布》三首作品。這三首作品創作的時間跨度最長的有20多年, 《諾日朗》曾首演于1996年, 《雅魯藏布》曾首演于2001年, 《風馬旗》則首演于2017年。這些作品都是常演常新,一直都在修改中。

      “諾日朗”是藏族傳說中的男神。張小夫通過提煉“轉經”和“輪回”這兩個最具藏族特征的生活表象和精神理念,將生活表象的小“圓” ,如轉經輪、捻佛珠、轉山、轉湖等與宇宙萬物轉世輪回的大“圓”聯通契合,將“轉經”和“輪回”這兩個概念轉化、提煉為作品當中一種獨特的、個性化的電子音樂表達語匯,即循環式的音響動機,并在此基礎上與整體音樂結構的螺旋式發展聯通契合,形成統一、完整的音樂邏輯;與電子音樂相配合的是頗具原始和象征意義的銅質、皮質、木質、石質混編打擊樂器組合,以及多種現代演奏技法的開發與運用,通過二者的交互與交響,產生強烈的藝術合力。

      張小夫介紹,比如《諾日朗》的不同版本里,有一個打擊樂版本的,有三個打擊樂版本的,有的則是純粹電子音樂版。“這次演出音樂上的改動并不大,重點的改動是在視頻部分,因為原來的視頻是在2004年做的,應該說是中國第一部多媒體電子音樂作品。那時候覺得有影像配合就很好了,是自己拍的素材。但從現在的視頻專業制作角度看,還是有很多需要修改提升的地方。在打擊樂的組合上,我也進行了一些變化,增強了不同樂章中打擊樂樂器配置的系統性和合理性。 ”

      《風馬旗》演出時長26分鐘,由人聲、器樂、電子音樂三大類聲音構建出多樣化、多層次的音響色彩組合與空間對話組合,象征著五色風馬旗在風中的動靜與變幻。作品用一個二度音程的動機構建整部交響樂的音樂主題,包括三個樂章——“風語”“經變”和“靈境” ,讓觀眾傾聽在通往“天界”旅程中的生命與自然的對話。人聲部分由于上一次演出的女高音歌唱家吳碧霞因故不能出演,而邀請了青年女高音歌唱家龔爽。“龔爽的演唱在民族唱法和美聲唱法的融合上表現出色,音區也很寬。 ”張小夫依據龔爽的嗓音特點,對作品進行了一些修改,如在人聲的抒情段落里增加樂隊的演奏,尤其是在演唱的高潮部分,加入一個樂隊的華彩片段。如此,作品整體的遞進感覺就更好了。

      作為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滾動資助項目,在演出次日舉行的多媒體交響樂套曲《梵天凈土》 “二改”專家修改會上, 《風馬旗》中人聲與交響樂的配合成為一個討論的焦點。有專家建議精簡舞臺上的交響樂隊的編制,恢復成常規的室內樂編制。對此,張小夫表示,用介于室內樂和交響樂之間的樂隊編制配合人聲,是希望增加音樂的厚度和彈性。在音樂需要“薄”的地方,有樂器獨奏和重奏配合。與以往比,這次的《風馬旗》在音樂的完整性和結構性上都表現得更好,體現了聲樂協奏曲的特點。青島大學音樂學院院長、著名指揮家卞祖善特別談及“人聲”部分的演唱難度,建議考慮人聲生理因素縮短“人聲”部分的時長。張小夫也表示, 《風馬旗》中的人聲難度很大,他是用交響樂展開的方式來寫作人聲部分,希望在聲樂藝術上達到音樂藝術追求的一個新的高度,讓《風馬旗》的人聲具有更大的音樂表現空間和幅度。這對于歌唱家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也是樂于接受的一個挑戰。

      《雅魯藏布》這部作品時長40多分鐘,雅魯藏布江作為藏文化里的母親河,是作品整體構建的第一條主線;雅魯藏布江兩岸滋養的人民和傳統文化是作品表達的第二條主線;而交響樂的交響化思維和結構思維則是作品構成的第三條主線。作品首次嘗試將原生態民歌、說唱、誦經、器樂等與交響音樂的主題動機緊密結合、逐次展開。一方面,以最大限度的保留原生態的聲音信息和文化內涵;另一方面,將藏族“原生態聲音”通過電子音樂技術的解構與重構和大型交響樂隊有機的交響、交互,營造出一種獨特的神秘感、空靈感,表現出藏文化那種不可復制的感染力。

      為了適應天津音樂廳的表現空間,張小夫在《雅魯藏布》的配器上做了一點調整,壓縮了一個打擊樂,增加了鋼琴。這部作品的視頻風格非常寫實,而且閃回了藏族老人和孩子們的肖像。張小夫說,希望這部作品能夠更接地氣,具象的視頻素材能夠幫助觀眾更加直觀地理解音樂的內涵,并且產生情感共鳴。“當一張張生動的藏族肖像出現的時候,觀眾會真正感覺到心頭一熱,這樣的畫面是有沖擊力的。尤其是當肖像和雪山江水背景疊加在一起的時候,我自己都會被感動。 ”

      據張小夫透露, 《梵天凈土》還將在北京演出。對他來說,作品的修改永遠在路上,最大的愿望是能夠將更好的作品呈現給更多的觀眾。 
    (編輯:白安琪)
    會員服務
    亚洲一区AV在线观看3D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