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文藝評論>名家

    與葉永烈先生的三次“相遇”

    時間:2020年07月3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超俠
    0

      作家葉永烈著述近3500萬字,科幻科普作品近2000萬字,紀實作品近1500萬字。二十歲即成為《十萬個為什么》的主要作者,這套科普作品暢銷幾十年,印量過億;他的《小靈通漫游未來》暢銷300萬冊,是《三體》之前中國最暢銷的科幻作品; 《毛澤東與蔣介石》等作品,同樣成就非凡。如今,葉永烈老師已逝世,而我所不能忘懷的,是一生之中,與他有過三次“相遇” 。

      第一次,是小時候,那時候才剛剛會認字,很不喜歡語文課本上的那些老舊文章,不料有一天在課本的一頁上,看到了《小靈通漫游未來》的故事,講述“小靈通”吃了一個有西瓜那么大的雞蛋,講述“小靈通”坐上了任意遨游的飛車,講述“小靈通”吃完飯不用洗碗、下雨也不用打傘……在那個課外書匱乏的年代,課本里竟有那么好看而神奇的故事,真是令我大開眼界。又過了幾年,我漸漸長大,看到了《神秘衣》 《世界最高峰上的奇跡》等令人“腦洞大開”的科幻小說,真是如癡如醉。后來,我才知道,他們是一個叫葉永烈的作家寫的,而他也成為我童年最喜愛的作家、最渴望見到的人。

      之后的幾年,我繼續找葉永烈的科幻作品讀。他在《人民文學》上發表的科幻經典《腐蝕》 ,至今都不落后于時代;他的《金明科學探案》等作品,開創出了“科幻+偵探”的科幻類型流派;他還將意識流先鋒性等寫法融入科幻文學,更有《演出沒有推遲》這樣描寫病毒瘟疫橫行時期人類社會情形的科幻作品。最令人驚訝的是,上世紀90年代邁克爾·克萊頓寫出、斯皮爾伯格拍出《侏羅紀公園》來講述復活恐龍的故事,殊不知十幾年前,葉永烈早已在《世界最高峰的奇跡》中將恐龍復活過了。這便是葉永烈科幻小說的前瞻性、警示性。

      后來他不再創作科幻作品,是科幻的遺憾,是我的難過,但,也許是他的一個新的開始。而我在千禧年之后的一次會議上,終于真的見到了他。那時我剛剛工作沒多久,有幸參加了他的新書發布會,那本書叫做《商品房白皮書》 。在我的印象中,一個作家只能寫一種門類的作品,我忽略了那些才華橫溢的作家,是可以跨界、跳躍,從一個文學宇宙躍遷到另一個文學宇宙的。我當時實在想不到他會寫這樣一本“奇怪”的書。實際上,那本書是一部深入調研后的紀實作品,幾乎寫到了中國當時最引人關注的房地產等方面的問題,他以一個記者和紀實作家敏銳老辣的眼光,以科學思維的超前預見性,以優美的文學語言,完成了一部扎實的作品。

      又過了將近十年, 2013年的11月21日,我清楚地記得這個令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這是一次文學活動,在河北涿鹿榆園內,我終于見到并近距離地接觸了兩位我童年時的偶像,還和他們一起喝酒吃飯聊天散步。他們就是葉永烈和六小齡童。他們當時商量共同創作一部關于美猴王的電影。富有科學想象力的葉永烈,和被認為最符合人們心目中“孫悟空”形象的六小齡童,將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呢?我滿心期待著。飯后,我陪著葉永烈和他的夫人在園區內散步,這時,我也理解了他后來不從事科幻創作的原因,很羞愧于此前多年對其不再寫科幻作品的不解。我說出我小時候對他的印象和后來對他那些不解,他并沒有生氣,笑著原諒了我。那天我問了他許多問題,一起走了很多路,感到他是如此敦厚、儒雅,他的眼神很深邃,他的舉止又輕盈又智慧。

      如今,我只能在記憶中懷念與葉永烈老師的三次“相遇” ,那也是我的童年、青年、中年。童年時他給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新奇而美好,是純真與干凈,這也是我后來熱愛科幻,也想為青少年寫科幻的重要原因。青年時的叛逆和不解,是因為沖動和無知,而中年時的理解和包容是因為經歷過人間的種種,是因為看到了更高的維度與更大的智慧。

      我希望,在未來,不止三次,我們還會在新的維度、新的空間、新的思想里,散步、暢飲、聊談。我知道,葉永烈老師的生命會永遠在他的作品中流淌! 
    (編輯:王垚)
    會員服務
    亚洲一区AV在线观看3D动漫